您当前的位置 :天津滨海网>金融 > 正文
国产大豆价格节节攀升 加工养殖业利润双降
2021-09-30 15:28:38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编辑:

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国际大豆种植面积减少,加上国际航运不畅,物流紧张,推动国际大豆价格持续走高。国内因种植大豆不如玉米等作物收益高,农民种植大豆热情不断降低,造成大豆种植面积萎缩,导致国产大豆价格也节节攀升。

业内人士分析,大豆价格走高,有利于恢复农民种植大豆的信心,但也造成大豆加工企业利润下降,养殖企业出现亏损,尤其是生猪养殖企业,因为猪肉价格回落,两头受挤,一些中小养殖企业坚持不住,出现将种猪与母猪宰杀的现象,相关部门应及时采取措施,以保障猪肉价格的稳定。

大豆价格上涨 加工企业利润下降

黑龙江省是中国大豆主产区,产量占国产大豆的近一半,对于国际大豆的价格变化十分关注。

据黑龙江省大豆协会会长、南华期货副总经理唐启军介绍,受多种因素影响,大豆等大宗商品价格水涨船高。2020/21年度,豆一指数(大连商品交易所黄大豆一号期货品种价格走势指数)从2020年10月初的每吨4375元上涨至2021年3月初的最高点每吨6316元,涨幅高达44%。之后虽有回落,但整体呈现高位宽幅震荡态势。

据了解,目前,美国、巴西、阿根廷等国大豆价格上涨幅度较大。同时,东北大豆受天气影响,今年大豆成熟期降雨偏多,大豆种植区域受灾严重,部分地块减产明显,预计减产幅度超过20%,这将导致国产大豆供需紧张,价格进一步走高。

唐启军表示,近两年,我国每年进口大豆达1亿吨左右,进口依存度超过90%,国际大豆价格不断抬升,对我国大豆产业中下游企业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黑龙江八旗粮油有限公司是一家拥有国内先进冷榨生产线的民营企业,主要生产非转基因物理冷压榨大豆油和食品级半脱脂豆粉。据该公司总经理刘宏伟介绍,企业主要加工黑龙江省内种植的非转基因大豆,由于近两年价格上涨较大,给企业造成了一定压力。2019年年底,国产大豆每吨3500元,现已涨到每吨6000元,致使企业利润减少了50%。

作为全球最大的非转基因大豆蛋白及其原料加工企业,山东禹王生态食业有限公司年产非转基因大豆蛋白12万吨,产品销往美国、日本、欧盟、俄罗斯等40多个国家和地区。

据该公司总经理李顺秀介绍,大豆价格持续上涨,导致企业早期签订的一些订单利润下降,甚至出现亏损。为保证正常运营,企业不得不上调大豆产品销售价格。但这又造成下游食品加工企业成本提升,部分食品企业开始减少大豆蛋白的使用量,或者寻找替代品,倒逼大豆加工企业不得不承担原料上涨成本。

“为与下游客户共同应对成本压力,公司大力开发低成本大豆浓缩蛋白,帮助下游企业每吨节约1000到2000元。正是因为积极开发新产品和新市场,今年前8个月,公司的产品销量实现了25%的增长。”李顺秀说。

唐启军表示,除了大型加工企业情况相对好一些,由于原料价格高企,中小型大豆加工企业出现亏损,国内大豆加工企业正面临重新洗牌。

养殖企业受冲击最大

唐启军介绍,从养殖行业来看,面临双重风险:一是大豆价格上涨,导致副产品豆粕等价格跟着上涨,养殖企业原料成本上升;二是生猪及鸡蛋价格较为低廉,销售利润下滑明显,养殖企业出现亏损或停产状况。

刘明坤是黑龙江双鸭山永胜农机合作社理事长,其合作社下辖两个养殖厂,分别养殖生猪4000头和肉牛600头。

“大豆价格上涨对养殖业影响较大,特别是生猪养殖。”刘明坤为记者算了一笔账,豆粕从去年的每吨5100多元上涨了七八百元,上涨幅度达14%;而与其它养殖业相比,猪肉价格回落最大,去年合作社生猪利润达到600万元,今年预计将亏损150万元到200万元。“一些企业亏得受不了开始‘砍猪’,将种猪与母猪都杀了,国家对此应该采取一些举措进行调控,要不然过两年又会出现生猪短缺、猪肉价格上涨的情况。”

据长期从事豆粕贸易的哈尔滨四九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宏亮介绍,目前,国内养殖企业绝大多数使用的是国外大豆加工的豆粕,由于国内养殖需求不乐观,加上压榨企业的采购意向下降,今年大豆的进口量将从原来预计的1亿吨,下降到9500万吨左右。

出台政策保护大豆相关产业

为防止国际大豆价格高企对我国相关产业的冲击,国家出台了稳定大豆生产的相关政策。

据唐启军介绍,2021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表明,要继续稳定大豆生产,并针对大豆价格上涨对不同行业产生的影响,开始执行保供稳价的政策,具体措施包括以下几点。

第一,加快种业发展,提高单产水平。“十四五”期间,依托黑龙江大豆良种繁育基地大县,建设国家级大豆种子生产基地。继续开展大豆良种联合攻关,提高国产大豆单产和品质,促进国产大豆竞争力提升。第二,利用间作套种方式,提高栽培技术。第三,构建多元化进口渠道,降低贸易风险。第四,加大补贴,稳定农户的种植积极性。

李顺秀建议,宏观调控政策要抑制炒作资金进入大豆市场,避免大豆价格大起大落。其次,调控海运市场垄断行为,让海运费用在合理范围内上涨。第三,针对国际大豆市场风险可通过信用保险补贴等相关政策,降低企业的出口业务风险及成本费用。(中国经济时报记者 杨同玉)

分享到: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天津滨海网"或电头为"天津滨海网"的稿件,均为天津滨海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天津滨海网",并保留"天津滨海网"的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