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天津滨海网>新闻 > 正文
为什么过度加班在工作中屡禁不止?为什么我们活得越来越累?
2021-01-08 15:31:04 来源:光明日报 编辑:

过去的一年,我们不断经历着关于“过劳”的灵魂拷问,从“996”到“打工人”,从“职场摸鱼”到互联网企业的“大小周”。就在近日,“某厂23岁员工加班后猝死”“某平台43岁外卖员送餐时猝死”两则消息在社交媒体上引发热议。为什么过度加班在工作中屡禁不止?为什么我们活得越来越累?这成为公共讨论的最新热点话题。

对于“过劳”的讨论,无法脱离现实的经济背景而进行。过去10年间,互联网潜能被迅速发掘,红利井喷的同时,贫富不均的老问题日益显著。一方面,疫情的冲击叠加产业结构转型的阵痛,在GDP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表现为劳动者为了获得同样的经济回报,不约而同作出了增加劳动时间的选择。另一方面,承受着住房、教育、医疗等压力的“城一代”年轻人群,他们不得不怀揣梦想艰难前行。

从更为宏观的背景来看,改革开放以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我国的经济增长主要依赖劳动密集型产业。大量劳动力的投入,也使得在一些行业确实长期存在超时间工作的现象。将加班等同于敬业、将超时劳动视为艰苦奋斗的传统思想,也在客观上造成“过劳”问题虽然普遍存在,却少有人提出异议。我国的劳动法明确规定,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长不超过8小时。但部分情况下,这些法律条文缺乏有效的约束力。即使有企业违法,大多也仅被处以少量罚款,与加班带来的价值相比,不值一提。

当然,“过劳”问题的存在还与过度竞争下劳动者的焦虑意识有关。可以说,“过劳”印刻着一代人成长的无奈。它因竞争而生,裹挟着拼搏和艰辛,即便是名校毕业的高才生,也不得不深受就业与成长焦虑的困扰,为了实现KPI(业绩量化)而超时工作。“你不干,有的是人干”,一些高薪企业的骄傲姿态并不鲜见。而对那些奔波于大城市的底层打工者来说,由于工作的可替代性强,担心丢失工作而不得已接受加班,也就显得无可厚非了。

在如此“骨感”的现实下,人们害怕被取代、被落下,以至于不敢也不能退出。而那些即使敢于对过度加班说“不”的劳动者,也会发现,现有的社会保障体系还不足以兜底“托”住自己。长此以往,加班文化由氛围变成了制度,由个别变成了普遍,同行压力和自我焦虑也就框住了里面的每个人。加班文化就这样成为“过劳”的帮凶。

“过劳”需要被看见、被正视,并得到更积极的应对。当我们谈到“过劳”时,讽刺之处在于,有人会搬出“‘过劳’说明你还‘有的劳’”的论调,庆幸还没被人工智能取代。在“保就业”和“好就业”的天平上,劳动者是焦虑的,既害怕被同类取代,又害怕被机器取代。于是,更多的问题出现了。工作本身的意义和目的到底是什么?工作与生活、社会生产与再生产,在未来是否还有边界可言?劳动的尊严如何实现?除了“过劳”,我们还有别的可替代的劳动形态吗?这里每一个问题都值得我们深思。

一次次刺痛人心的“过劳死”事件,提醒我们要更加重视并建立围绕个体生命健康发展的体制保障。要提升劳动者的获得感和幸福感,也应让他们保有更多的安全感和踏实感;不仅要让他们劳有所得、劳有所获,也应让劳动变得有尊严、有温度。在“过劳”的热烈讨论背后,可以清晰地读到一种探索的方向:如何能让更多的人通过健康的奋斗也可以获得安稳向上的生活。

分享到: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天津滨海网"或电头为"天津滨海网"的稿件,均为天津滨海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天津滨海网",并保留"天津滨海网"的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