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中海网>新闻 > 正文
泓博医药招股书数据“大战”,新三板财报遭质疑
2021-04-26 15:43:38 来源:中国网财经 编辑:

正在冲击创业板上市的上海泓博智源医药股份有限公司(“泓博智源”)审核状态已变更为“已问询”。

中国网财经记者注意到,泓博医药在创业板IPO招股书中披露的“财务数据差异”一项显示,招股书中所披露的2017年至2018年的“营业总收入”、“净利润”等多项数据指标与新三板时期披露的数据存在较大差异,部分科目的差异值高达上千万元。而经过上述数据“更正”,泓博医药2018年的净利润从大幅下滑60.85%,被“更正”为仅下滑24.57%。

尽管泓博医药在招股书中将此差异归因于“会计差错更正”,但北京鼎臣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创始人史立臣告诉记者,医药企业多项财务数据前后披露不一致的情况并不常见。

招股书数据“大战”新三板财报遭质疑

资料显示,泓博医药成立于2007年12月,是一家新药研发以及商业化生产一站式综合服务商。2016年5月24日,公司在股转系统(新三板)挂牌,证券简称“泓博医药”, 证券代码“837359”;2019年12月25日,公司终止在股转系统挂牌。

泓博智源(香港)医药技术有限公司(“香港泓博”)持有36.8774%的股份,为泓博医药控股股东,PING CHEN、安荣昌、蒋胜力合计控制59.8108%股份,是实际控制人。其中,PING CHEN 担任董事长、总经理,蒋胜力担任董事、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安荣昌担任董事。

泓博医药股权关系(来源:招股书)

招股书披露的主要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至2020年9月30日,泓博医药的营收分别为1.31亿元、1.26亿元、2.45亿元、2.0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217.14万元、918.13万元、4725.47万元、4073.77万元。整体来看,营收和净利润整体呈增长态势。

来源:招股书

不过,记者注意到,泓博医药招股书所披露的多项数据(简称“申报数据”)与此前在新三板时期所发布的财报(简称“原始数据”)不一致。

记者梳理发现,泓博医药申报数据和原始数据所存在的差异,主要聚集在2017年和2018年两个年份,差异数额在几十万到上千万元间不等。

具体来看,2017年至2018年间,“资产总计”、“负债合计”、“所有者权益合计”、“营业总收入”、“净利润”等7项数据指标均存在差异。

其中,“所有者权益合计”的申报数据和原始数据差异最大,2017年该差异为-1063.30万元,2018年该差异为-854.82万元;其次,2017年净利润的申报数据和原始数据差异也高达-774.97万元。

资产和负债方面的差异值也较大。2017年的资产总计和负债合计的申报数据和原始数据差异分别是-683.24万元、380.06万元;2018年的资产总计和负债合计的申报数据和原始数据差异分别是-586.51万元、268.31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网财经记者在对比后发现,上述七项数据中,有五项数据的变动为“同向变动”,即2017年的变动差异与2018年的变动差异,其方向同为“正向变动”或同为“负向变动”,而唯独“净利润”和“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两项,为“逆向变动”:2018年的“净利润”和“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两项数据,从修正前的779.95万元增加为918.13万,变动为增加了138.18万元;2017年的“净利润”和“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两项数据,从修正前的1992.11万元缩减为1217.14万元,变动为缩减了774.97万。

在这2018年一增、2017年一减之后,泓博医药2018年的净利润数据大幅“改观”:按原财报数据计算,公司净利润从1992.11万元大幅下滑至779.95万元,下滑幅度超过60%;而修正之后,公司净利润从1217.14万下滑至918.13万,下滑幅度大幅收窄至24%左右。

泓博医药对此表示,2017年、2018年因会计差错更正,公司对财务报表部分科目进行了调整。“公司发现上述信息披露差异时已在股转系统终止挂牌,故未在股转系统进行更正披露。其他披露与新三板期间披露信息不存在实质差异。”

史立臣告诉记者,“这个解释是否合理主要取决于监管机构的判断。”

来源:招股书

值得注意的是,泓博医药此次创业板IPO的会计师事务所是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以下简称“立信所”),审计报告也由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

记者查询中国证监会官网了解到,立信所曾多次因未勤勉尽责,未执行必要的审计程序等原因收到中国证监会出具的“罚单”,还曾被列入“2016年证监稽查20大典型违法案例”。

来源:中国证监会

2016年7月22日,中国证监会发布的“证监会对4宗案件作出行政处罚”显示,立信所在为大智慧开展2013年年报审计业务中未勤勉尽责,未执行必要的审计程序,未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被责令改正违法行为,没收业务收入70万元,并处以210万元罚款。

来源:中国证监会

2017年6月23日,中国证监会发布的“证监会对5宗案件作出行政处罚”显示,立信所作为浙江步森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与广西康华农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康华农业”)重大资产重组项目的审计机构,在审计过程中未勤勉尽责,虚构核实函证对象收件地址的审计程序,未能发现康华农业销售收入、应收账款造假的事实;未实施恰当的审计程序,未能发现康华农业的银行存款造假的事实;虚构与康华农业前任注册会计师沟通的审计程序;出具的康华农业2011年、2012年、2013年和2014年1月至4月即三年又一期财务报表审计报告存在虚假记载。

立信所的上述行为违反了《证券法》第173条规定,被中国证监会没收业务收入45万元,并处以45万元罚款。

来源:中国证监会

2018年8月6日,中国证监会发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立信会计师事务所、邹军梅、程进)〔2018〕78号”显示,立信所因在对金亚科技2014年度财务报表审计时,未勤勉尽责,出具了存在虚假记载的审计报告,被中国证监会没收业务收入90万元,并处以270万元的罚款。

信披或存“避重就轻”之嫌

据招股书公开披露,泓博医药的全资子公司泓博智源(开原)药业有限公司(“开原泓博”)所受行政处罚合计8项,处罚总金额约为76万元,其中处罚金额在10万元及以上的行政处罚共有4项。

在上述处罚中,环保类处罚共计5项,被处罚原因涉及环保设施未正常运行、废气排放超标等。

针对上述处罚,泓博医药称,公司已经进行了整改,包括制定了严格的环保及安全管理制度,并在污染治理上加大投入,不断优化工艺及设备,并根据生产需要适时引进新的环保设备。同时也透露,虽然已经采取了一系列措施防止环境污染和安全生产事故的发生,但仍存在由于不能达到环保要求或发生安全生产事故而被有关部门处罚进而对生产经营造成不利影响的风险。

资料显示,开原泓博成立于2008年9月,主要承担泓博医药的商业化生产业务。开原泓博是2017年5月31日开原亨泰制药有限公司(简称“亨泰制药”)更名而来。

泓博医药在招股书中强调,除了开原泓博存在上述一般行政处罚,2017年至2020年9月30日,公司及其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严格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及《公司章程》的规定开展经营,不存在重大违法违规行为,也未受到国家行政及行业主管部门的重大行政处罚。

不过,记者注意到,亨泰制药曾因环境违法行为被开原市环境保护局责令停产整治等,甚至亨泰制药负责人被实施行政拘留。

铁岭市生态环境局官网于2017年5月6日公布的《中央环境保护督察边督边改信息公开情况》(第三批、第十七批)显示,经调查,亨泰制药存在污水治理设施不正常运行、危险废物不如实申报的违法行为,开原市环境保护局对其存在的违法问题处以责令停产整治、责令改正违法行为、罚款等并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对亨泰制药负责人实施行政拘留。

不过,泓博医药并未在招股书中披露“责令停产整治、案件移送公安机关、对亨泰制药负责人实施行政拘留”等重要信息。《经济参考报》在日前报道指出,泓博医药在招股书中并未披露该情况,存在对群众举报环境违法事件“避重就轻”之嫌。

史立臣表示,“对亨泰制药负责人实施行政拘留属于重大行政处罚事项,这些情况必须要在招股书中披露出来,不然会误导投资者的。”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王贝贝表示,在招股书中刻意隐瞒违法违规致企业负责人被行政拘留的案件事实显然涉嫌信披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第七十八条、第八十条、第八十一条的规定,企业的违法违规行为属于信息披露义务范围内,依法应当公开。该药企的行为已经构成违法。

王贝贝同时告诉记者,行政拘留是最严厉的一种行政处罚,已经构成“重大违法行为”’和“重大行政处罚”。作为招股书中“公司合法合规情况”规定的信息披露内容,这无疑是评估中的明显瑕疵,对审核肯定会有一定影响。“不过涉及发行上市事项的主要事宜还是由发行审核委员会决定,如果保荐机构、企业和发审委沟通顺利,IPO受到的影响会减小。”

此外,记者注意到,泓博医药实际控制人之一的安荣昌还曾卷入当地环保官员受贿案件中,不过,泓博医药所披露的招股书中对此却只字未提。

2019年10月15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鹿军贪污、受贿一审刑事判决书》((2019)辽1282刑初1号)显示,2011年至2017年,被告人鹿军利用其担任开原市环保局局长职务的便利,在环保审批、监管过程中为请托人谋取利益,向多家企业索取财物8次,累计索取人民币285万元。其中,鹿军向请托人亨泰制药、开原亨泰化工有限公司(简称“亨泰化工”,2020年3月更名为“开原亨泰营养科技有限公司”)2家企业索取财物6次,累计索取人民币215万元。

记者注意到,亨泰制药、亨泰化工与安荣昌均存在关联。

天眼查显示,2013年10月29日,安荣昌、蒋胜力等退出亨泰制药的投资人,同时,安荣昌担任监事、执行董事兼总经理职务,彼时,安荣昌还担任亨泰制药董事长一职。

2018年2月12日,开原泓博(已更名)法人代表安荣昌变更为陈刚,安荣昌同时辞去了开原泓博执行董事兼总经理职务。

亨泰化工则系安荣昌持股70%的控股公司,安荣昌在该公司任执行董事、总经理等职。2017年2月17日,亨泰化工负责人从安荣昌变更为杨威。

分享到: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中海网"或电头为"中海网"的稿件,均为中海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中海网",并保留"中海网"的电头。